//** //**
.

舌尖上的乡愁-牟定腐乳有奖征文集

舌尖上的乡愁-牟定腐乳有奖征文集

带伤痕的米汤

10岁那年,由于连续干旱闹饥荒,家里已经断油断粮,几乎每顿都是野菜当粮,好久没有白米下锅了。火把节那天,大姐、二姐回娘家过节,带回一小袋米,母亲匀出一撮米下锅。我放学回家,闻到了节日的香味,就匆匆跑进灶房,一见到灶台上那盆好久没喝过的米汤,

一蓑烟雨任平生

连续三年旱魃为虐,早对雨恨之切切。 忽然来了这些雨,不仅深感突兀,还有了不适的感觉。无雨的日子,虽也如惔如焚,但那是对天下农人,对农人为几斗米而不得不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份艰辛。我这样,一个农人的子弟,虽身已久离田畴,但心永远也舍弃不了或干

炊烟的味道

余继聪 很喜欢炊烟的味道!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说。我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觉,因为她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也难怪,一位年轻女子,由东南大海边的深圳千里迢迢到这西部边陲小县来,就为拍这虚虚假假的电影,且不说背井离乡,路途劳顿,思念亲人,只说这演出来

千山孤独寂如雪

千山孤独寂如雪,这句诗我并不知道出自谁手,只知道它正切合我这个夜晚的心情。 独自灯下,想起了往年在九嶷山读书的时候,那种居无定所的闲读,到如今了才悟出了它的一点点况味。把大学读书敢叫做闲读的恐怕无出其右,而我所经历的正是名副其实的闲读。因为

南亚笔记(组章)/ 帕男

南亚笔记(组章)素描达卡 与达卡是偶遇。 都快出访了,才接到通知,说要去孟加拉、印度。 我当然欣然,那是什么国度,只在我一遍又一遍的想象中,依旧找不到半点轮廓。 昆明有直达达卡的飞机,就在去达卡的前夜,也就是2月28日,昆明下了一场

故乡的爹牛

王胜华 我的故乡深藏在大山里头,山连着山,箐通着箐,水流入水,一坡一坡的山地,小片连着大片,水丰草美,天生就是训养爹牛的环境。 故乡人家家户户都养牛,却从不把牛关起来圈养,再忙,也要安排人手去放牛。人们把牛放到山青水绿的大自然里去

那段被称量的乡村时光

李 光 彪 海水不可斗量,高山不可称量。可在那个生产队、大集体的年代,我们乡村老家的不少时光,却少不了要用秤来称量。 那时的乡村,大的村庄分成两三个生产队,小的村庄自成一个生产队,队下面再分组,每天的农活全由生产队安排派工。然后再

五十里长的爱

李光彪 每次回家,当村庄在我的视线里由近到近仿佛被放大镜放大时,那条进村的路口,那棵撑了半个乡村天空的桉树下,那几条石凳子上,总是坐着我的母亲,拄着拐杖,不停地朝着进村的车子张望。和母亲簇拥在一起的人群大多是老人,平时她(他)们常坐在这

种菜记

何刚 我走进过一个曾经声名显赫的企业,现在,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它已悄然退出。在访问的时候,我却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在厂房后面隐藏着一个农庄:一条小叶榕遮蔽的林荫小路,两旁块块菜畦,南瓜、丰收瓜的棚架,田畴沟渠纵横,还有一个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