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雄彝族婚姻风俗漫谈

我们楚雄县三街公社黑泥密密村,传说在杜文秀起义以前,没有一户汉族杂居。自李文学、鲁贯石等起义失败后,清朝统治者大肆镇压彝族人民。密密村原住只有者、李二姓彝族,被杀死的多了,九台寺的租难以完纳,才到南涧招约来了杨、罗、张三姓汉族,又由南华二街

罗婺情怀

罗婺是一个拥有千余年历史文化的煌煌彝族部落,现今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和周围部分地区即是罗婺部故地。远祖罗婺的灵魂,或许正如他的后裔们所供奉的那样,无影无形而又无时不在地注目、庇护着他的子子孙孙和他们的故土家园

婺甸——武定,罗婺部居住的坝子

武定彝族有着悠久的历史,系武定这方乐土古老的世居土著民族。数千年前,他们在这里披毡裸足,扛着弓弩,领着猎犬,奔波于深山密林之间,以狩猎、放牧间以零星种植为生,在野性的情歌和狂放的舞蹈中陶醉自己,世代繁衍生息。公元1174年始,这里的彝族先民罗

吉狄马加的诗与彝族传统文化

大凉山,神奇美丽的名字,一片古老的土地。只要你一踏上这片液态的土地,就会感到有一种神秘的力在召唤你。你会被她每一缕迷人的风,每一种醉人的风景,每一个善良的微笑和每一次热情的款待所感动,感动得想流泪,想歌唱,为她苦难而又甜蜜的过去,为她获得了

凉山彝族内部阶层等级阶级关系研究

摘要:凉山彝族内部阶层等级阶级之间的关系问题,一直以来都没有被理清过,更多的是以讹传讹。因而长期以来阶层等级阶级之间的关系问题已形成一种混淆、模糊、不真实的概念,误导许多不了解彝族历史文化又热衷于学习研究彝族历史文化的学者。本文拟通过对凉山

危亡关头——追记台儿庄战役中的云南彝族军人

我们来自云南起义的地方,走过崇山峻岭,开到抗日的战场……这是由人民音乐家冼星海谱写的《六十军军歌》。70年前,滇军六十军的将士们就是高唱着这首歌,奔赴到抗日最前线。在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中,4 万多滇军将士与日寇最精锐部队进行了一个

曾几何叱咤风云的彝族罗婺部凤家城堡 躺进了云南记忆里

彝家诗人曾有悲歌:凤家城啊/我该以怎样的头颅靠近你/我该用怎样的眼神审视那段被烧焦的历史/凤家城深埋了几千年的种子啊/你若将身子一挺/能否揭开冰封的厚土/向你的子民讲述/那段彝民干戈相向而堆满血腥的故事?在彩云之南漫漫历史长河中,彝人厚重的历史

罗婺部的建立和发展

罗婺部是武定历史上首个建署名称。《景泰云南图经志》卷二说:彝语以县为部。部是爨区的政治区划名称,也是大理国时期的区划名称。以前武定的历史沿革均为其他属地,没有建置。罗婺部从开始活动到演变为罗婺万户府已有355年的时间,其史实是武定历史的基础,

带你踏上神秘的毕摩文化

&

梅葛:为逝者而歌

殷必聪(彝族) 梅葛是彝族纪事长诗,历史较为悠久,是以耳闻口传形式流传了下来。梅葛的故里——直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麂子是狗撵出来的、话是酒撵出来的、姑娘是小伙子撵出来的、山歌是小姑娘撵出来的、梅葛是悲伤撵出来的。的确我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