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火红年华

日期:2016-03-04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陆文虎点击:5553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书写火红年华 

------ 读帕男散文集《一抹秋红》

陆文虎

2013年3月中国双柏彝族虎文化节期间,我按州文联办公室的通知,到双柏县宾馆参加了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分会成立大会。其间,首次看到了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帕男(吴玉华)的散文集《一抹秋红》。尔后,我便到其办公室索取了一册。拜读中,深感玉华的散文文笔犀利、刚劲潇洒、情真意切,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很吸引人,拜读之余,形成了此文字。

认识吴玉华20多年了。过去,看到或读到的主要是他的《帕南诗选》、《裂地惊天----“7.21” 云南大姚6.2级大地震纪实》等诗作及报告文学。故一直以为玉华主要擅长诗作及报告文学。1988年全州首次职称改革评审时,作为新闻播音出版系列的初、中评委会成员,通过看评审材料及听当时楚雄日报社的张逵远总编、陈大智副总编介绍,我知道了报社有一位从云南省人才交流中心引进的颇有闯劲的记者,叫吴玉华,毕业于建国以来全国第一所私立大学湖南九疑山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但不知道是否是真正的人才。因此,对其特别关注,也许是新闻同行文友的缘故,经常关注其发表的作品。

俗话说:“言为心声,文如其人”。 玉华是个勤奋、勤学好动、见多识广的人,故写出的散文也颇具独创性。到楚雄落地生根20多年来,他曾当过记者、编辑,担任过《楚雄晚刊》主编、楚雄同图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楚雄文学院院长、楚雄州文化局副局长,现任楚雄州文联副主席、楚雄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楚雄威楚文学院名誉院长。从“作者小传” 中,我作了个粗略统计:在他笔耕不辍的20多年里,从1996年到2010年,已公开出版过诗集3部、报告文学集3部、散文集4部,累计100多万字。

玉华的散文集,以旅游散文见长。在收入集子的109篇散文中,有66篇游记或旅游散文。这些文稿,色彩浓烈,或咏物言志,借景抒情,或状笔遐思,纵横世界,驰尘万里,潇洒自如,仿佛在旅行中赏析人生、展示人生。细读30多万字的散文集,深感文中激情荡漾,暗香浮动,气势磅礴,精气神十足,能给人诸多正能量。比如《错过惠州》、《背着梦想去远行》、《一雨中秋》等,字里行间散发出的是“一雨中秋,心无羁绊,穿越雨帘,飞翔高远”、“人的生命在于流动,流动的生命就会不腐” 的幽香。这种幽香,就是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应具有的刚直不阿,勇于探索,善于创新,昂扬向上,奋发有为的气节,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基本内涵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又比如《闲逛东京》、《到藤泽看那个睡了的老乡》、《叙事小火车》等,文中流露的是,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处,作者心中总是装着满腔高涨的爱国情怀。其中,读《闲逛东京》,深感在领略繁华的东京背后,我看到的是作者不忘国耻的一颗赤诚的心。“在这个博物馆,我看到了不少的中国文物”、“ 与其在这馆里郁闷,还不如收了脚步不看了,这是多么深重的民族苦难啊!”、“到日本的云南人大多要去藤泽,一是距横滨只有20多里路程,距东京也不过50余里。大多数云南人要去看的不是那里的阳光海滩,而是去看一个湘南海岸睡了70多年的云南老乡,一个‘天才音乐家’的灵魂”、“我们一行默立在聂耳广场,凝目而视聂耳的胸像,除了无语还是无语”。我未去过日本,但通过文中的以上几段文字,我了解了中国游子那一刻的心境,解读到了海外赤子的那一颗炽热的爱国心,这就是玉华散文的感人之处。

充满感恩之情怀,讴歌奋斗人生,是玉华散文蕴含的一大亮点。感恩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品德,是一片肺腑之言。感恩,是一种用爱回报社会。玉华的散文,无不释放感恩,充满感恩,他感恩时代、感恩社会、感恩父母、感恩老师、感恩学友。如《清明寄父》、《人生当学介子推》、《战争的收据》、《想象同桌》、《风住尘香花已尽》等篇什,让人感受尤深的是,无论记述个人的成长经历,还是书写当下的生活际遇,玉华的笔端都饱带热情,蕴含着浓厚的感恩意识。《清明寄父》表达出朴实倔犟、作为入朝志愿军复员回乡的父亲,一家人在困窘生活中的相濡以沫、苦渡难关,他因而感恩勤劳而良善的父亲、母亲。对父亲的追记,最经典的莫过于文中书写的“父亲所有的荣誉就是不让我们挨饿,借钱也要送我们读书” 的肺腑之言;后因改革开放,实行高考制度,他考取了高校,因而又感恩改革的时代、感恩发展的社会。总之,提携过他的、帮助过他的,他铭记在心,念兹在兹,而那些在人生的不同时期曾与之有过误会的人和事,他也一直深怀愧疚,不能释怀。在人心不古、强调重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道德体系的今天,感恩越发显得弥足珍贵。但在帕男的散文里,感恩不仅是家常便饭,而且浓厚得可触可感,个中显露出来的,是一种有情有义与自知自谦。无论是做人还是做文,拥有如许宽厚又赤诚的情怀与襟抱,显然要更为重要,也更为难得。

玉华散文最主要的特点是,具有浓郁的乡味和乡情。从作者小传中,我得知,16岁负笈湘南九疑山,就读于我国自解放以来第一所私立大学九疑山学院医学系中医专业,后改学文史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5年毕业后到湖北省十堰市,见习任教于十堰市第九中学,三个月后弃教做了一名电台记者,不到两年却毅然辞去公职,开始流浪生活。期间,爬过火车,混过轮船,蹲过码头,睡过车站,靠乞讨行走了大半个中国。他生长在久负盛名的湖南省永州市江华瑶族自治县,属“60后”。 因无富裕家境,从小背井离乡,颠沛流离。对这块位于湖南省南端、萌诸岭北麓的富饶美丽的土地,他充满了深沉的子女对父母的情爱。于是他用内心涌动的真挚情怀,赤子一般的心灵,不停地讴歌和咏唱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人,故乡的变化。从他内心深处涌流出来的那一篇篇赞美故乡的散文,实际上是她对着慈爱的母亲倾吐的一曲曲心灵之歌。文章贵在有真情实感,贵在纯朴自然。玉华所倾诉的这些心灵之歌,几乎没有矫揉造作之处,是真情的流露,实感的倾诉。这些真情实感像山箐里的清泉,自然地流淌着,淙淙地轻快地拨动着琴弦。其中,印象最深的要数《灯忆》、《冬天看李》、《不谈童年》、《西河无影》、《点春》、《洋河小记》、《春有诺言》、《江华味道》、《食螺记》等,童年的记忆,家乡的眷恋,故乡的情愫,似富矿如流水,在作者心里,是那么地清纯、透亮,似乎总有理不尽的情丝,说不完的话题。古往今来,文学中的“故乡”, 主题几乎都是一成不变的。正如黄峻厅长在集子的序中所言,变化的只是意象、韵律、节奏。感念故乡,我想不仅仅是萦怀的乡愁,更多的是背负故乡的精神重轭,需要坚守,需要感恩,需要回报。

在艺术形式上,玉华散文呈现出的是独特的诗意之美。这份诗意来自他浓郁的情感,来自他扎实的文学、文字功底,来自他诗一般明快、流畅的写作语言。帕男散文中的语言,朴实、真诚、通俗、流畅、自然,善于通过想象,运用联想、通感、拟人等表现手法,于平凡处酝酿诗情,营造诗画般的意境。看得出来,他写散文,像杨朔写散文一样,不是当作文来写,而是当作诗写的。所以,在遣词造句上,特别下功夫。在这方面,如开篇的《一城陌生》、《天赐之石》、《家有不老泉》、《秋到普者黑》、《天界坝美》、《诗情下龙湾》等, 诗意浓郁, 妙语连珠,妙趣横生,读起来美得让人陶醉。《秋到普者黑》可理解为秋天的普者黑,也可理解为作者两次游普者黑,都是秋天。像“忽然一阵风来,袅袅荷舞,风荷之尖的美丽是你从未品赏过的曼妙,颔首弄枝,卓尔不群,我怎么也感受不到坠落在晚唐惆怅里的秋荷枯影”、“湿身的女人楚楚动人,俨如荷红的脸蛋,如湖荡漾的笑容,隐约半透的身姿,湿漉漉的秀发,活脱脱的画中女人”、“出水袅袅,伊人在水,桨橹摇歌,清音缭绕,这湖上弥盖着一秋的婉约。偶有蜻蜓戏荷,羽翅弹拨着的心底存恋,那青荷托起的不知是谁的红颜?”这些描写,这些句子,凝练至极,充满诗情画意,读起来朗朗上口,就像在眼前欣赏一幅幅生活中的水墨画,让人浮想联翩, 仿佛跟随作者陶醉在游览现场,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一种美的享受;又比如《阿格拉绝恋》、《石林,逝去一朵云》、《秦淮河畔走》、《杭州,那个宋城》等,虚实结合,将美丽的传说与美好的现实编织在一起,读来让人既有历史的沉淀,又有现实的空间,更有知识的积累,眼界的拓展,仿佛在历史和现实间纵横交错,游刃有余,增长了许多古今知识,仿佛跟随作者到实地游览过一样。散文不像小说、戏剧靠虚构的故事情节、矛盾冲突和塑造的人物形象吸引读者,而是靠浓郁的诗意和情趣来感染读者。在抒情、叙事类散文中要追求诗意。有的散文家说,真正的散文是充满诗意的,就像苹果饱含果汁一样。毫无诗意的散文是没有生命力的。

《一抹秋红》充分体现了散文情感的浓度,思想的力度及语言表达的奔放度、自由度。这是作家高超的艺术素养所造就,也是他前半生坎坷人生路丰富的人生体验,从而更加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结果。任何民族风情之美,都无法与作家心灵之美相媲美。只有追求真善美,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同时关注人类的未来,才能拥有源源不绝的诗情,从风情与生活的表面挖掘到具有永恒价值的文学内涵。这也是帕男散文给我带来的启示。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